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方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国防大学教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被“城管”瓦解   

2013-07-29 13: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讲的“城管”,可以理解为滥用执法权的城管,也可以理解为执政能力低下的那部分政府工作人员。较长一段时间来,笔者为城管暴力执法屡屡登上新闻榜而倍感紧张,因为担心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由此瓦解。

所以担心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被城管瓦解,是因为近来涉及城管的暴力执法事件一个接一个:延安城管踩头、湖南临武城管打死瓜农……,尽管这些足够让人揪心,毕竟还是发生于“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尽管其中有的发生于神圣的“红土地”,而今却在向首善之区北京蔓延趋势。《新京报》刊出的“父亲陪9岁女儿什刹海‘练摊’被殴”事件已经成为这两天的网络热点。即使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披露,现有信息已经能够说明问题,至少孩子声嘶力竭的哭声和“不要打爸爸”的乞求,几近于城管踩头的视觉冲击力。各大门户网站的跟帖让笔者怀疑城管的行为正在瓦解共产党的群众基础或者说执政基础。。

所以担心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被城管瓦解,也是前车之鉴而来的教训。到目前为止,影响世界的西亚北非的国家动荡尚无停息迹象,而如此影响和改变世界的历史性重大事件,竟然发端于突尼斯“城管”的一次“粗暴执法”(一说是警察)。20101217日,突尼斯南部地区西迪布吉德,一位名叫布瓦吉吉的26岁大学毕业生,因为找不到工作上街售卖蔬菜水果,在其货物第8次被城管(警察)没收后,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引火自焚。此事件迅速激起长期沉积于国民心中的怒火,全国性反政府活动由此展开。次年115日,也就是事件发生后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时任总统本·阿里携家人出逃,突尼斯政府垮台。犹如“蝴蝶效应”,随后而来的是也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一个个政府相继垮台。当然,我们有理由说自己和西亚北非国家存在根本差异,但我们对转型期积累下来的社会矛盾无论如何都不敢小视。

把城管执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上升到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是否意味着笔者是无限上纲上线,或者意味着笔者反对城管执法,任由城市的街道、马路让小贩占领,搞出一副脏乱差的城市形象?当然不是。那么是否意味着笔者以站到弱势阶层立场上,以廉价抚慰博得一些人的欢心?同样不是。虽然笔者抨击部分城管素质低下,滥用执法权,但还是认为城管有存在的必要,认为绝大多数城管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尤其北京的执法者确比各地执法者的水平要高出许多。如果再站到城管的角度看问题,听一听他们的诉说,相信一定是满肚子“苦水”:管轻了,城市出现脏乱差,老百姓不答应,甚至中央也会干预;管重了,小贩不答应,几年前北京就出现过小贩捅死城管人员的案例。两难选择确让城管尴尬。当然,更可悲的还是城管承担了大量政府的败笔和失误,某种程度上沦为“替罪羊”。同时,城管也成为群众对政府不满的出气筒,并且在出气过程中容易得到同情,毕竟其间存在着强势与弱势者的鲜明对比。

所以,一味批评城管并不能克服矛盾,也不会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问题,我们更需要深入思考的是,当前官民之间或者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冲突越来越激烈的根源是什么?有没有化解之策?两个问题一个答案,中国需要放慢发展速度,调整管理模式,以合适的发展节奏与更新更高的执政能力平衡社会,减少矛盾。20117月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时评人童大焕写了这样一段有启发的文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当然,“等一等”只是一个维度,还有一个维度必须正视并有效解决。中华民族有百年屈辱,人们雪耻心理很重,结果出现了官民一致、官民互动的“超前”心理,包括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超前,适度超前有其必要,过度超前以至于超越了民众的承载力,就会出问题,特别是忽视了弱势阶层的生存状态及其必要的生存空间,结果就是冲突。国家和社会发展是有规律的,也是循序渐进的,过快过慢都不属于科学发展。可以确信,如果再不改变发展观念和思维,仅仅一个城管就可以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瓦解掉。

补充一点,我们出台政策的着眼点、着力点到了需要调整的时候了。这个调整是由倾向于强势阶层向倾向于弱势阶层转变。这既是完成原始积累后的必然选择,也是化解社会矛盾的根本出路。实际上西方国家的许多做法和经验给我们启示。比如,长期以来我们批判西方国家的政党和政府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这种判断并非戴着阶级斗争的有色眼镜,因为西方工业革命初期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否则也就不会出现19世纪下半叶美国的“扒粪运动”。只是后来他们发现了问题所在,认识到社会改良的出路在抑制豪强,关照弱势阶层。也就是说,当他们认识到国家不稳定的根源源于豪强的放纵,法治重心开始调整,包括出台反拖拉斯法,强制分拆垄断企业,对高官、名流的违法行为重判,直到把持强富豪罚个倾家荡产,等等。今天,当你深入于西方社会便发现,他们的政府和法律竟然对资本家那么苛刻,对工人,对普通民众那么关怀备至。其实,这一切并非源于政党和政府先进,而是社会和谐稳定之必须。

  评论这张
 
阅读(4868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