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方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国防大学教授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挑战,该予军队多高期待和要求   

2013-12-01 20:3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段时间来,很多国人的情绪随军队应对外部军事威胁能力起落,突出特点是紧随具体事件,同时突出表面和形式。当某一个案应对及时得力,立即欢呼“军队雄起”,如果与期待不符,便责骂军队和军人“阳萎”。正是此种现象的存在,决定了我们该思考以什么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看待外部军事威胁,同时予军队以什么样的期待和要求的问题。

中国正进入“成长的烦恼”期,这个“烦恼”缘于四个方面:一是,中国快速成长打破了既有的国际秩序,又因为中国利益走向世界,利益攸关方增多且不一致,导致矛盾乃至冲突。比如,长期作为受援国忽一天“蝶变”,成为外援国,甚至讨论参与化解欧洲金融危机,这在美欧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仍然严重的情况下,必构成文化心理上的冲撞;再比如,弱小时无法维护自己的利益,周边历史问题被撂置,形成表面上的平静,而今有一定力量维护自己利益之时,必定导致冲撞,也就是目前周边冲突增加;还比如,中国的经济触角达至世界每个角落,利益有共生,也就有矛盾,这就是传统友谊国生变的原因。二是,因为成长过快,也导致国民自身缺少心理适应期,再加上人文素养缺陷,“弱国心态”与大国国民之间存在落差,故而失衡;三是,未能确立科学的价值坐标和价值追求,同时对大国崛起的本质未能科学把握,导致与世界文明演进或精神脉动不合,甚至直接冲撞。四是,很多人更多看表象,对自身力量认识不清,以致于出现急躁心理和过高要求,比如要求政府以更切实措施推中国入世界大国行列,增强世界话语权,要求军队强硬出击,夺占军事制高点,等等。

到这里就有一个对军队给予何种期待和要求的问题。要处理好该问题,首先需要弄清国家意志和理念,中国走向世界有一系列新理念正在产生和确立起来,突出在于将世界视作“命运共同体”,同时履行建设“和谐世界”的承诺,等等。除此之外,涉及到我们对国家力量特别是军事力量的客观把握,因为超现实能力的任何期待和要求都无法实现,甚至走向初衷的反面。

对我军的期待和要求,需作区别。涉及道义与价值观念部分,可以对军队“敢打仗”给予百分之百的期待和要求,一支军队不敢为国而战,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军决不允许像英阿马岛战争中,阿根廷海空军拒绝出战的情况发生。也可以对我军官兵的牺牲精神给予百分之百的期待和要求,军人不敢打仗,不敢牺牲,就不是合格军人,尤其对于我们这样一支因人民利益而来的军队,其要求更高。如果把我军作战装备、技术支撑和体制制度纳入考量范围,就不能给予百分之百的期待和要求,而是历史的辩证的分析判断问题,即不能把理想当作现实,把目标当成存在。

我军建设有几个重要特点需要认识和把握:一是增量加大,存量有限。不管是较世界大国还是较自己的过去,都可以说我国国防投入有了较大幅度增长,由此保证一批重要的杀手锏武器装备部队,特别是航母、高性能作战飞机等标志性武备,这让国人振奋,因而引来军事发烧友的一次次欢呼。但我们还是需要看到,西方国家的军队建设是经历了半个世纪乃至更长时间的持续投入,军队技术装备建设,软力量建设都有深厚积淀。比如,我们熟悉的朝鲜战争、越战中美国前沿步兵直接调动航空兵支援,这些尚属于我们的当前建设内容,等等。

二是科技水平提升快,技术原创少。伴随着国家科技水平的整体进步,尤其国防和和军队投入的加大,我军科技水平也有了大幅度提升,且进入快车道,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要承认,真正属于领先世界的属于原创军事技术少之又少。这种情况不是军队自身所能改善的,而是一个国家科研基础和科技创新能力决定的。当今世界,创造力分为三个层次:原创性国家、次原创性国家、模仿性国家,中国目前处于模仿性向次原创性国家迈进过程,这就决定了军事技术不可能独立突破。再看现代战争,其最大特点是改变了传统战争的模式,过去我们在弱势情况下搞“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现代战争已经无法错锋争战,只能正面应对,这对我们的挑战是十分严峻的。也就是说,要在精神上不输于对手,但必须承认技术装备的差距,并且这种差距对战争的结局影响较前要大得多。

三是硬实力提升快,软实力提升慢。军事软实力表现在多个方面,比如体制编制属于软实力,但却影响着硬实力,而我军正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比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军兵种结构、官兵比例、联合作战指挥系统建设纳入“深化改革的范畴”。再比如,我们宣传自己不够,过去我们更关注自我发展,不重视向世界展示,这影响着以软实力遏制战争的能力,实际上,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并不只是产生“军事威胁”的结果,还有让对手放弃盲动也就是遏制战争的效能。即使从战斗力生成分析问题,作战力量与产品生产不同,前者存在周期性。比如航母编队,有航母和形成战斗力,其间有距离且需要必要的时间。如果看到航母就认定中国军力实现了飞跃,那就太表面化、浮浅化了。

正是诸多主客观原因,决定了必须理性把握和正确判断的重要。我们希望军队拥有更强大的战斗力,但不能跳过现实基础。就如同评价我国外交,很多人认为我国外交太弱、太软,为什么?恐怕不能简单归咎为外交工作者,更主要的还是国家支撑强力外交的能力不足,所谓弱国无外交。这就是说,在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尤其在碰撞和摩擦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人民群众期待更强大的军事力量作后盾,但不能理想化,必须以现有力量作基础,确立价值追求和价值目标,要坚持循序渐进,步步为赢。

实际上,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正视,我们每个人在当裁判员的同时,还有一个当运动员的问题,也就是国家需要自己承担相应责任时,有没有与批评相当的勇气?这是个绕不开的命题。回顾我军走过的成长道路,所以在革命战争年代赢得巨大的胜利,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这支军队天生为人民的利益而战,由此在心中荡漾起一种高尚的精神,进而化为战斗精神和牺牲精神,另一个是人民群众的强大支持,这不管是国内革命战争还是抗美援朝,军队都从人民群众那里获得不竭的力量源泉。今天,军队应对外部挑战可以从国家力量获得支撑,但人民群众的支持,特别是精神支持,仍然不可或缺,这是需要每一国民认真思考和回答的。

到这里,本文的立意也便清晰出来,要以理性和成熟生成正能量。并且把正能量奠基于两大基本点之上:一是遵循大国崛起的新规律、新路径,要在文明创造上走出更远,而不能囿于百年屈辱难以自拔,不能自我心理膨胀,尤其不能官民互相裹挟下步入歧途;另一是面对大国博弈,尤其周边安全形势,必须全国一盘棋,形成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民意诸元素整合,形成合力,而不能过度依赖军事实力。当然,如果外部将战争强加我们,必当全力应对,决不能有半点退缩。总之,理性和成熟对大国国民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都应当修养和完善自己,这或许是中国实现梦想的重要指标。

  评论这张
 
阅读(545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